无湘

杂食 懒癌患者 伪文手 拒绝ky

【你x白起】跨年之夜 祝能和喜欢的人一起跨年!

  夜幕降临,天空开始飘起了雪花,将街道装点得毛茸茸的有几分萧索。你将公司的大门锁好,围上围巾,紧了紧厚实的大衣,踏进了落雪中。
  今天是2017年最后一天,这么有意义的日子不免让你想起新年伊始定下的若干计划几乎都没完成,神情不免有些黯然。
  又是一年过去了啊,可是什么都没有进展。

  手机传来响声,你从口袋里哆哆嗦嗦地把手机拿出来,看到新消息后唇角不免勾了勾。是白起学长的消息。
  想到那个棕黑色短发笑起来坏坏的小警察,你的心情都好了许多。他的消息则让你嘴角上扬的弧度更大。
  白起:“在忙吗?下班了没?”
  站在树下暂避落雪,你略加思索艰难的一字一句打字回复他道:“还在加班呢。”
  如果说已经下班了这家伙肯定又要来请吃饭了,而这么恶劣的天气你却不想让作为警察本就忙碌的他再跑一趟。于是你就撒了这么个小小的谎言。
  消息回复得很快:“还要多久,我来接你。”
  还真是执着啊。摇头叹息着心里却涌起一丝丝的甜蜜,你只好硬着头皮把这个谎言编下去:“不用了,天气那么差,我待会忙完跟同事的车回去,你就别过来了。”末了,还点了一张小狼狗prprpr吐舌头的表情包发过去。
  好在白起也没有坚持:“好吧,那你注意安全。”
  关掉手机双手重新揣进兜里,你开始向路边的店面四处张望着,脚步缓了下来。这种天气你也不想回家再自己开伙了,随便找家店填饱肚子就行。至于噱头很足的跨年――算了,熬夜对身体不好。
  正眯着眼打量着一家看上去还不错的店,一阵风夹着雪花拂过。你奇怪于为什么会刮这样一阵风时,那雪花已经停止了急促的旋转,轻轻地落在一个从浓得化不开的夜色中缓缓向你走来的黑影上。
  高大的身影向你走进,你的眼睛勾勒出他棱角分明的眉目,但又因为橘黄色的光线,那棱角柔和了许多。他穿着警服,风尘仆仆的样子,显然还没来得及换下来。
  “……白起?”你犹豫着询问出声,毕竟距离你和他结束聊天还不到五分钟。
  “是我。”白起站定在你面前,有些不自然地侧着头,大概是因为意识到了警服的吸睛能力实在太强。
  最初见到白起的惊喜逐渐被撒谎的羞燥取代,你垂下头不敢与白起对视,脸颊攀上了一丝晕红。
  白起却没打算跟你僵持太久,一把拉住了你就走:“再站下去,路人就要因为发现活的警察兴奋围观了。”他的步子迈得又大又快,你还没反应过来就被踉踉跄跄带着走,小声嘟囔着慢点,没注意到男人的眼睛已经盈满了笑意。
  身体被暖气包围,你才发现白起带你来到了一家服装店。他瞥了一眼气喘吁吁的你松开了手,“我去买衣服,等我。”
  白起转身迅速浏览了一遍所有男装,拿起一件随意看了看价码就付钱走进试衣间换上,没有给看见警察目瞪口呆的导购小姐一点介绍自家产品的时间。
  你对白起的服装并不感到很惊讶,毕竟以前就看到过他穿警服了,只不过白起这急匆匆的样子也是在懊恼自己的不理智吧,就这么用了自己的超能力明晃晃地降临在大街上。
  白起换上常服出了试衣间看到的就是你呆呆地盯着试衣间傻笑的样子。他无奈地叹息一声凑近拍了拍你的头:“发什么呆呢?”
  “啊……不好意思。”回过神来的你面对一张放大的俊脸吓得一跳撞上了白起的额头。白起冷漠地抬手揉自己发红的额头:“你在想什么啊,我来了有那么惊讶的吗?”
  “走神了,谁叫你凑那么近的。”你也揉揉自己的额头,没好气地瞪了他一眼,尽管瞪完之后心里有点发虚。
  “这样啊――”他拖长了声音,好整以暇地看着不敢与他对视的你,“那我怎么记得,有个人跟我说她还在公司加班……”
  你猛地抬头,成功捕捉到白起脸上一闪而过的促狭。你底气不足地怼回去:“那是因为这种天气我不想你跑过来。你这么忙,还要操心我的事,我实在过意不去,我又不是小孩子,值得你这么劳心费神……”
  “值得。”他突然出声打断你的话。
  你不解地望向他。
  “我说,值得。”白起认真地盯着你,“发微信关心你,工作忙也要找你,用evol立刻出现在你面前,这一切都是值得的。”
  “因为……”

  落雪骤然无声,身旁一切喧嚣仿佛在此刻都通通消失,只剩那个男孩,眼里有着星辰大海的男孩。
  他薄唇轻启,四个字极轻极轻地说出来。
  “我喜欢你。”
 
  和白起面对面坐着吃火锅的时候你还是害羞地躲避着他炙热的目光。真奇怪,明明表白的是他,为什么难为情的是自己?
  反观白起,表白后一脸坦然,似乎不觉得自己说了对于你很重要的话,该怎么样还是怎么样,关心细致入微,像是根本没注意到你的头都快垂到地上去了。
  “来吃一片牛肉,小心烫。”白起从火锅里持续不断地捞着东西往你碗里送,嘴中碎碎念从未间断。
  你心中激烈的思想斗争终于在此刻被打断。你抬头,出声喊他:“学长。”
  “嗯?”白起闻言愣了一愣,手中动作停了下来。
  你的手心全是汗水,鼓起勇气注视着白起的脸:“你能告诉我,你刚才说的那些话是真的吗?”
  “是真的。”他敛去了唇边的笑意,也认真起来,“当然,我只是这么一说,你不必放在心……”
  “我接受。”
  白起瞪大眼睛,眼神透露着惊喜和不敢置信。一段从没想过会有回应的单恋居然得到了回应,他按耐住心中爆炸般的喜悦,低哑着喉咙断断续续地出声:“那,那也就是说……”
  看到高中时桀骜不驯再见面后一直冷静淡然的白警官这么失态的样子,你不免笑了,并且是今晚最欢快的一次:“也就是说,我也喜欢你。我们在一起吧白起。”
  白起的脸在你的注视下终于红了,他伸出手慢慢遮住了脸:“等等,我还没想好怎么面对这么惊喜的事情。”
  “都是第一次谈恋爱嘛,一起学习。”你看到白起这个剧烈的反应笑得更大声,叫这家伙装,其实还是个胆小的大男孩啊。
  在你持续不断的言语刺激下白起终于拿开了手。他耳朵上的红晕还没消散,看上去粉扑扑的可爱极了:“你能喜欢我……我很开心。”
  “我也是。”你冲他眨了眨眼,催促道:“快吃吧,不然要凉掉了,待会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我们俩一起去做呢。”

  所谓重要的事情,其实就是一起去看烟花。你和白起牵着手在空旷的广场上点烟花棒使劲撒欢,雪花在你们两身边欢快地飞舞着,男孩低沉的笑声和女孩清脆的说话声只有落雪听得见。
  玩了一圈你也有些疲累了,烟花已经放完,此刻的广场显得很冷清。白起刚停止奔跑,此刻在你耳边喘息着说:“要不我们回家跨年吧。”
  一看时间确实还早,你点点头牵起他的手:“好,我们回家!”
 
  白起进入你家的局促感不到五分钟就消失了,他饶有兴趣地打量着每样东西,怎么看都看不够的样子。
  “这位先生看够了没,又不是第一次来我家了。”你终于忍不住了。
  “这次不一样,要在你家过夜的。”他振振有词,你一时无语凝噎。
  趁着白起兴致勃勃,你溜去浴室洗澡。洗完出来丢了条新毛巾给白起:“去洗澡。”
  白起乖乖接过,你倚在床头有一下没一下地看着跨年晚会,其实是拿着手机在刷朋友圈。你将刚才与白起的合照发到朋友圈,艾特白起:跨年之夜与你,很开心。
  评论瞬间一排99刷满,同时微信消息瞬间飙到99+。你只来得及看一条韩野的轰炸浴室的门就咔哒一声响了,白起只穿着一条红内裤,用毛巾擦着头发:“看什么呢笑得这么开心?”
  突如其来的男色让你屏住了呼吸,贪婪地舔着自家男朋友那一身催情一样的腱子肉。白起的肌肉可不是健身房锻炼出来的,是在执行了无数次危险任务中打造出来的,因此上面有大大小小的伤疤,反而为他更增添了男人味。
  “我发现你很喜欢发呆啊白夫人。”白起再次出声怒刷存在感。你才发现自己沉迷男色无法自拔,轻咳一声转移话题:“你怎么穿红内裤啊?”真的好特别。
  白起言简意赅地解释道:“本命年。”
  噗。这么简单直白的理由,你没忍住一下子喷了。白起有些恼羞成怒地补充道:“明天以后就不是了。”
  抛给他一个意味深长的眼神,你哈哈笑着钻进被窝。随即被子就被一把掀开,白起那张俊脸凑近:“我不去睡沙发,一起睡。”
  “就只是睡觉。”他信誓旦旦地保证道。
  你点点头,翻身让出一个床位。你相信白起不会是那种人,只是一起睡个觉而已。
  你和白起躺在床上都没有说话,你正在努力培养着睡意时,白起的声音幽幽响起:“还有十秒。”
  仿佛在印证他的话似的,窗外突然传来大声的倒数。
  “十――九――八――七――六――五――四――三――二――一――”
  巨大的烟花声在耳边爆炸开来,你怔怔地望向窗外璀璨的烟火,心突然跳得极快。下一秒,白起附身在你额头印上一吻,你甚至可以嗅到他口腔清新的薄荷味,灌着细小的风吸进鼻腔。
  他抬眸,与你对视:“我要你2017年最后一个看见你的人,和2018年第一个看见你的人都是我。”
  “新年快乐。我爱你。”
 

#由一个魔性改图引出的脑洞#
#我可能疯了……#
  王者小学某间教室里正在不疾不徐地上着一堂数学课,数学老师赵云右手大拇指和食指微曲在黑板上捏着粉笔书写着一个个式子,边写边讲解着,磁性的声音仿佛有种魔力将教室里的人心牢牢拴在课堂上。
  突然一声嘹亮的叫喊打破了平静的氛围,简直不亚于在整个学校投了颗原子弹,所有学生顿时都沸腾了。
  “赵子龙老师――”
  正在黑板上匀速书写的赵云粉笔一顿,侧头往教室外望去,想知道发生了什么。此刻学生们都已经从座位上站了起来,更有甚者兴奋地跑出了教室。
  “你大哥拿了一盒蓝要给你――”
  赵云手一抖粉笔掉在了地上,整个身体不由自主地也颤抖了起来,是……是韩信么?他终于把蓝带来给我了?
  信息量略大,赵云还在消化当中,学生们就激动地大喊了起来:“赵子龙老师,以后我们就是你的小弟了,你吩咐我们做什么都可以!”
  “你大哥还是那么爱你!”有个学生羡慕地喊出声。
  赵云再也无法控制住自己的情绪,眼角泛起泪花。他夺门而出,在走廊上疾奔,泪洒长廊。走廊两边全是整齐列队的学生们,手鼓着掌,向赵云投去艳羡的目光。
  赵云边跑边喊着大哥,焦急地寻找着韩信的身影,心里的激动已经满到快要溢出来。终于在校门口看到了韩信,与脑海中的人影重叠,他大喊一声:“信哥!”就向手中抱着一大盒蓝的韩信冲了过去,连同蓝和韩信一起紧紧抱住。
  “以后我就是你的人了。”他把脸埋在韩信胸膛里,抽泣着说。
  韩信一甩红发唇角勾起邪魅角度,温柔地开口道:“傻瓜,快喝吧,好不容易从露娜猴子他们那抢过来的。”
  想到自己在韩信心中这么重要,竟能为他抢来这么一大盒蓝,赵云感动不已,从韩信手上接过蓝说道:“好的!老公!”随即仰起头将蓝一饮而尽。喝完顾不得擦嘴,冲韩信露出一个大大的笑容,嘴角流下的乳白色液体让韩信眼色深了不少。

【信云】清明梗

  厮杀过的战场下起了淅沥沥的小雨,黑黄的土地上一具具尸体流出的血液还未干涸,被雨淋过后血水就蜿蜒着弥漫开,呈现出一副触目惊心的样子。
  没有人打算在这个时候管这一片狼藉。胜方忙着庆祝,忙着趁胜追击;败方忙着撤退,忙着逃离,这片土地已经不再属于他们。
  可是当第二天艳阳高照,照着这片荒凉寂寥的大地时,人们还是会记起战场上的触目惊心。于是清理战场的同时,遇到自己熟悉的人也不免悲伤动容。这场战斗声势浩大,清理起来也是很费劲。一个士兵整理的时候,突然一愣,随即大叫了起来:“你们快过来看看!这是不是赵将军啊!”
  众人闻言赶紧围了上来。要说那赵将军可是他们蜀汉的大将,七进七出的战绩人人耳熟能详,在士兵们心中赵云就是神一样的存在。如今他们见着了赵云,但他已经变成了一具毫无温度的尸体。他的面容清朗沉稳,甚至唇角微微翘起,勾勒出很淡很淡的笑容。他的长枪插在一边,已经血迹斑斑。
  赵将军居然死了,而且从战斗结束后没有人发现。士兵们立即觉得这事蹊跷,报备给上级之后,刘备过来战场上看了,就站在原地轻轻叹了一口气。
  “你们瞧他旁边是谁。”
  将士们顺着刘备的目光探去,看见一具尸体。那人长得也极是好看,红发悉数散开,胸口有被长枪刺进过的痕迹。将士们脑海中立即浮现一个人影,眉目灼灼,笑容肆意张扬,正是敌方将领韩信。
  “韩将军怎么跟赵将军并排死在一起?”有人终于忍不住问道。
  刘备长久地盯着韩信和赵云,听到疑问才回神,轻道:“韩信和赵将军,是恋人关系。”
  迎着将士们不敢置信的目光,刘备顿了顿,继续解释道:“这场战斗之前,我就跟子龙谈过。子龙说他会效忠于季汉,可是教他将长枪刺进韩信的胸膛是不可能的。子龙知道这场战斗对于蜀汉很重要,他也知道他和韩信必须得死一个人。现下这场景……大约是韩信故意让子龙失手杀了他,子龙也不想独活,双双死在战场上。我已料到子龙会命葬于此,却不想韩信也会死在这里。”
  “……大概韩信真的很爱子龙吧。”刘备最后说道。
  将士们沉默了。过了半晌,不知是谁开了个头,跪下吼道:“恭送韩将军赵将军上路!”
  随即将士们纷纷跪下,集体喊道:“恭送韩将军赵将军上路!”
  刘备一向镇定的表情有了一丝动容。他背过身慢慢离开了这里,却不由自主地想到了昨日赵云与他辞行时的样子。
  赵云对他说:“主公,云喜欢韩信,所以云不后悔。只愿主公能给云选个好地方长眠,清明给云的坟头浇上一杯浊酒,这对云来说……就便是足够了。”
  子龙,愿你远离这世俗纷扰之后,能够和韩信永远在一起。
END
 

【信云】同居夫夫向二十问

Q1:请问各位的性别?
韩信:男。
赵云:男。
Q2:谁是攻谁是受?
韩信:媳妇儿你说呢?
赵云:重言,近日天气炎热,你还是睡地上比较好罢。
Q3:关于夫夫相?
韩信:我媳妇儿随我,长得好看。
赵云:韩重言你个自恋狂。
Q4:请问第一次的场所?
韩信:哎呀,做过太多次了都给忘了。
赵云:(对方并不想跟你说话并冲你丢了一个韩信)
Q5:对方的性格?
韩信:我家子龙,温柔体贴善解人意还帅,只是偶尔会不让我上床。
赵云:自恋,色狼。而且应该挺爱偷东西的。
Q6:对对方在性事方面满意吗?
韩信:(瞥了一眼脸色很不好的赵云)满意。
赵云:不满意。
(韩信:子龙我会做到让你满意的。)
Q7:关于韩信爱偷东西?
韩信:你们凭什么说是我偷的!
赵云:家里堆满了东西,都不知道是哪里来的……昨天隔壁家的扁鹊还怒气冲冲地过来质问我他家庄周的鲲被韩信藏哪里去了。
Q8:听说你们有过武技切磋,请问谁略胜一筹?
韩信:当然是我。
赵云:别听他的。有次我起床之后发现他全身都是伤,肯定是晚上被我打的。(得意)←是亲的么
Q9:各位的厨艺?
韩信:我媳妇儿上得厅堂下得厨房。
赵云:(勉强认同了这句话)
Q10:对方的优点?
韩信:我媳妇儿全身都是优点。
赵云:重言的优点……还在发现中。经常被人认作是女子算不算优点?(韩信:……我是纯爷们。)
Q11:对方的缺点?
韩信:经常冷落我找隔壁的貂蝉妹妹。(一脸委屈)(绿布退出游戏)
赵云:我没有找貂蝉。缺点重言倒是挺多的,这里就不一一列举了。不过韩信你要是再敢跟刘邦喝得醉醺醺的回来,那……那你就别回来了。(韩信:天地良心,我只是在刘邦和张良旁边做个电灯泡而已!)
Q12:对对方哪里不满意?
韩信:同上题。
赵云:同上。
Q13:如果把对方形容成一种动物,你认为会是什么动物?
韩信:龙。(废话官方剧情设定就是苍天翔龙)
赵云:狮子老虎之类的……?总之给人的感觉是平时不怎么靠谱,到关键时刻能站出来解决一切问题。
Q14:对对方哪款皮肤最满意?
韩信:白执事。
赵云:白龙吟。
(说是重言和太白有关系的你出来重言保证不打死你。)
Q15:会吃醋吗?
韩信:当然。反正我看见子龙跟貂蝉在一起我就很不爽。然后我会去把吕布打趴下。叫他不好好管教自己的老婆。
赵云:很介意刘邦张良还有李白。
Q16:谁洗衣服和碗?
韩信:(主动认怂)我洗。
赵云:偶尔重言还会跪跪搓衣板什么的。
Q17:关于韩信的大马尾?
韩信:……哥是纯爷们!
赵云:头发散下来……还是挺好看的。(不得不承认)
Q18:第一次见面?
韩信:当时在比武场看见了就一见钟情了。同样是用长枪,枪法同样的快而狠,眉目间透出一股英气,细看是龙的气概。可惜子龙没体会到我的暗恋心情,我追了子龙这么久才追到,不容易啊不容易。(先感叹一下)
赵云:我倒是没有一见钟情,第一印象是笑得很好看,声音很好听,很平易近人(?),枪法能与我打成平手。后来一同上战场,重言总能在关键时刻出现,也让我能放心地把后背交给他,有他在完全没有后顾之忧。后来意识到了自己对他的感情变化,咯噔一下觉得自己可能完了,好像喜欢上他了。
Q19:相处过程中会有争吵吗?谁先认怂?
韩信:肯定是有的。不过大部分——都是我先认怂。
赵云:(思考状)重言是这样求饶的:媳妇儿我错了,你说什么都对,我去跪搓衣板,你不要不理我好不好……(韩信:没关系,跪搓衣板算什么,只要在床上能舒服就好。)
Q20:最后一题了,想对对方说些什么?
韩信:子龙我会永远陪伴在你身边。竭尽我所能去爱你,保护你。
赵云:执子之手,与子偕老。
——fin.
by林徵

【信云】由扯辫子引发的爱情

  赵云第一次见到韩信是在王者峡谷的战场上,束着酒红色的小辫子跳来跳去在打野的背影,赵云腹诽,这是哪个女孩子换了发饰燃红了头发?小乔?不对,她家的周瑜品味没这么独特。大小姐?她现在大概在乐呵呵地烤鸟没时间来王者峡谷吧。
  但是那个小辫子真是很可爱。
  韩信正在专心致志地拿蓝,丝毫没注意到身后有个人,而且是双手蠢蠢欲动想要揪他辫子的人。赵云鬼使神差地手一扯一松,手上便滑过一缕顺滑的长发。
  随即就被韩信的长枪抵住了喉咙。
  披散着头发的韩信恼羞成怒地瞪着一脸无辜的赵云:“你扯我辫子干什么!”
  这时的赵云仔细看看,对面长发半掩着的竟是张俊秀的男人脸庞,忍不住扑哧一下子笑了出来:“那个,原来你是男人啊……”
  “你要不要见识一下我到底是不是男人?”韩信长枪更逼近一分。韩信原意是想跟赵云比试一番,但此言一出,几乎立刻,两个大男人脸都红了。
  赵云以一副调戏妇女的公子哥样过来,以反被调戏的害羞样落荒而逃。
  而韩信在原地愣了几秒后,才发现自己赢了,即使胜之不武。
  从今往后赵云在王者峡谷里见到韩信都绕道走,并且暗暗把“韩重言”这三个大字旁边做了个标注“变态”。
  然而该来的还是躲不过,赵云迎上韩信的长枪时,几乎是不假思索地转身就跑。韩信却比他更快一步,拦住了赵云后,韩信微微颔首:“子龙兄,来比试比试吗?”
  又是小辫子!赵云心里暴跳如雷。谁要跟你比试啊!但意识到自己如果不应战估计这个小辫子变态就会嘲笑他不是男人之后,赵云也颔首:“重言兄承让了。”
  然后两柄长枪便是乒乒乓乓地响了起来。交战几十回合,两人却并没分出胜负。又是十几回合后,赵云体力不支想开溜,韩信见状急忙过去拦,没想到绊到赵云的脚两个人一块摔在地上。韩信身压着赵云使他动弹不得,唇瓣暧昧地蹭着赵云的耳垂,感受到身下人明显的颤抖时,韩信轻道:“子龙,重言还有更男人的地方,想不想见识一下?”
  赵云骂着混蛋就推搡着韩信想站起来,一个不经意就被掠夺了呼吸。始作俑者笑得分外灿烂:“这就让你见识……”